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李克强:亚洲各国要和衷共济,共同抵御风险挑战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董建瑞

本刊特约作者 路漫漫/文

8月30日,东方网力(300367.SZ)披露半年报,营业收入下降31.53%、净利润下降74%、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东方网力直奔亏损,同比下降112.58%,为2014年1月IPO以来最差。经营活动现金流净流出6.32亿元,最为糟糕。从数据来看,东方网力的业绩断崖式下降。

公司成立至今一直专注于安防视频监控行业,是国内领先的视频管理平台与安防人工智能平台的提供商。

而安防视频监控行业的日子整体上并不差。上半年,同行业的海康威视(002415.SZ)和大华股份(002236.SZ)同比仍略有增长。为什么东方网力突然如此之差?

毛利率远超同行

从毛利率来看,东方网力碾压行业龙头。上半年,东方网力综合毛利率为63.77%,而海康威视为46.33%、大华股份为40.37%。时间回放拉长至2014年,2014年至2018年,东方网力的毛利率分别为53.84%、56.29%、58.81%、57.47%、57.37%,海康威视分别为44.42%、40.10%、41.58%、44.00%、44.85%,大华股份为38.14%、37.22%、37.71%、38.23%、37.16%。从过去五年来看,东方网力的毛利率一直远超海康威视和大华股份。而东方网力的营收规模约为大华股份的十分之一,为海康威视的二十分之一,为何其毛利率反而遥遥领先?东方网力上市前的毛利率比海康威视高几个百分点,上市后,东方网力反而越战越勇,毛利率越来越高,而海康威视的毛利率却在下滑,两者的毛利率差距继续拉大。东方网力销售的产品中,毛利率最高的产品在2019年上半年达到89.24%,2018年也高达79.82%,最暴利的产品占营收的比例约五成。过去三年,海康威视毛利率最高的产品为55.57%,大华股份为44.11%。东方网力到底有什么产品可以如此暴利?

2018年,随着东方网力在城市数据业务方面的发展,公司对原有业务分部进行了调整,其中产品收入为公司自有产品(含软硬件)销售收入,解决方案收入为公司外采产品销售收入,其他收入为公司技术服务收入。

但毛利率超高的东方网力的销售净利润率却与海康威视很接近。2014年至2018年、2019年上半年,东方网力这一指标分别为21.48%、26.56%、23.85%、20.46%、13.95%、5.24%,海康威视分别为27.16%、23.28%、23.24%、22.38%、22.84%、17.66%。

为何东方网力在毛利率遥遥领先的情况下,销售净利润率却没有明显超越,从2017年以来,反而被海康威视超过?

由于规模远远小于海康威视、大华股份,东方网力的期间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远远高于后两者。2014年至2018年,东方网力的期间费用比例在30.14%至37.38%之间,而海康威视在16.77%至22.73%,大华股份在22.69%至26.03%之间。

财务费用也比较高,2014年至2018年,东方网力的财务费用累计为2.59亿元,而海康威视为-6.20亿元、大华股份为-1.49亿元。

回款困难坏账多

由于东方网力的销售回款并不好,应收账款周转天数长得离谱。2014年至2018年,东方网力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124.64天、174.49天、237.83天、297.72天、362.54天,同期海康威视分别为74.79天、88.37天、109.21天、111.46天、113.14天,大华股份分别为119.96天、138.13天、150.98天、131.30天、134.86天。

越来越缓慢的销售回款导致坏账损失越来越大,相应的资产减值损失金额越来越大,占营业收入的比例急剧升高,2014年坏账损失328.42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0.51%。到2018年则暴增至1.2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5.72%。坏账损失的急剧增加,导致资产减值损失的金额飙升,从2014年的328.42万元增至2018年的2.40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从0.51%飙升至10.68%。2018年祸不单行,还计提了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损失1.09亿元。

回款最慢,坏账准备计提比例最宽松。与海康威视及大华股份对账龄分析法组合内的一年以内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计提5%坏账准备不一样的是,东方网力将账龄一年以内的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分成两个时间段:账龄半年以内及半年至一年,半年以内不计提坏账准备,半年至一年按余额的5%计提。2018年半年以内新增5%的计提比例,也就是说有一些不计提坏账准备,有一些按5%计提。2018年年末,东方网力账龄半年以内应收账款余额为13.75亿元,计提坏账准备646.20万元,计提比例0.47%。如果参考海康威视及大华股份,这一部分应收账款应计提6873.24万元,补提6227.04万元。其他应收款余额为4083.34万元,计提坏账准备4.03万元,计提比例0.1%,如果参考其他两家上市公司,需要补提200.13万元。

东方网力对账龄4-5年的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按100%计提坏账准备,而其他两家上市公司计提比例为80%,如果参考后两者的做法,需要冲回坏账准备305.80万元。

综合下来,如果参照其他两家上市公司的做法,东方网力需要补提坏账准备超过6000万元。

通过比同行更宽松的坏账准备计提政策,东方网力多“赚”6000多万元。

有钱理财不交税?

按常理来说,营业收入及业绩大增,应交税费大幅增加,这说得过去。但截至2018年年末,东方网力的理财产品余额为9亿元,货币资金余额9.53亿元,其中没有受到限制的银行存款9.13亿元,可以说是财大气粗。如此有钱,但却拖欠巨额税费。这些货币资金及理财产品是否真实存在?如果真实存在,为何欠税不交?还是税费里面有猫腻?

2014年上市后,东方网力的应交税费大幅增加,2014年至2018年各年末,东方网力的应交税费分别为6281万元、1.37亿元、1.94亿元、2.73亿元、4.48亿元(主要税种为:企业所得税4781.83万元、增值税3.67亿元)。其中,2018年年末应交税费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19.92%, 同一期间,海康威视应交税费为14.19亿元(其中企业所得税10.86亿元、增值税2.42亿元),占营业收入的2.85%,大华股份应交税费为5.99亿元(其中企业所得税2.58亿元、增值税2.80亿元),占营业收入的2.53%。

2018年,海康威视营业收入接近500亿元,大华股份接近240亿元,而东方网力20亿元出头,为什么欠缴的增值税远远超过前两者?

上市公司一般以月为期限缴纳增值税。据2018年年报,东方网力的增值税税率有四挡,分别为17%、16%、10%、6%。即使以最高税率17%计算,不考虑存在免税收入情况下,东方网力2018年月均营业收入为1.87亿元,平均产生的增值税销项税额3183.73万元,为何欠税高达3.67亿元,即使以全年营业收入计算,增值税销项税额也不过3.82亿元,考虑到有些低税率甚至免税收入,再加上还有大量的进项税额,应交税费中的增值税应该远远小于3.82亿元。

海康威视2018年月均营业收入41.53亿元,以17%增值税税率计算,每月平均增值税销售税额为7.06亿元,而2018年年末应交税费的增值税为2.42亿元,由于存在低于17%税率甚至免税收入以及大量进项税抵扣,欠税金额远远小于销售税额是合理的。大华股份2018年月均营业收入19.72亿元,计算出来的增值税销项税额为3.35亿元,而2018年年末应交税费的增值税为2.8亿元,也小于销项税额。

并购支援业绩

2014年1月,东方网力在深交所上市,上市之后,业绩不断增长。营业收入从2013年的4.37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18.55亿元,净利润从1.02亿元增长至3.85亿元。2018年营业收入继续增长至22.47亿元,净利润下滑至3.15亿元,依然是胜过很多上市公司。

而东方网力的业绩如此之好,很大程度上依靠并购。

2015年11月,筹划多时的东方网力以发行股份及现金购买广州嘉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广州嘉崎”)100%股权、苏州华启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启智能”)100%股权、以现金购买动力盈科实业(深圳)有限公司(下称“动力盈科”)30.67%股权。交易金额合计10.57亿元,商誉合计7.73亿元,占资产总额约五分之一。

三个收购标的均有不菲的业绩承诺。

虽然11月才收购成功,但当年贡献却不少,特别是净利润方面。截至2015年年末,广州嘉崎、苏州华启、动力盈科分别贡献营业收入3105.95万元、1.14亿元、7500.74万元,合计贡献超过五分之一;分别贡献净利润1917.21万元、5069.51万元、3121.03万元,合计贡献约三分之一。

从2015年开始,靠着这三家收购来的公司,东方网力继续快速增长着。

业绩承诺期的日子总是甜蜜的,华启智能累计完成20749.36万元,完成率105.33%。广州嘉崎累计完成6814.77万元,完成率100.77%。动力盈科累计完成14631.14万元,完成率100.49%。三家公司都非常精准地完成业绩承诺。

但承诺期满后的日子总是苦涩的。2018年,这三家公司要么业绩下滑,要么告别快速增长,到2019年则是纷纷下滑。而东方网力的业绩也就忽然之间变脸了。也许是为了避免亏损,东方网力在2018年四季度开始变卖子公司。

变卖子公司应对业绩变脸?

2018年10月,东方网力与京投科技(01522.HK)、华启智能、刘光签署了相关协议,公司拟以11亿元左右的价格出售全资子公司华启智能100%股权,其中 95%股权出售给京投科技,5%股权出售给华启智能管理团队。

对于本次交易,东方网力给出的理由是:在产业政策支持、技术进步、市场规模扩张三重因素推动下,公司将未来战略调整为“成为国内领先的以视频为核心的城市数据平台提供商”。

2018年,东方网力的业绩出现下滑,华启智能一年可以给东方网力带来将近8000万元利润,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将最赚钱的子公司卖掉,东方网力真的是因为未来战略的原因?

而东方网力曾经表示,通过收购华启智能,上市公司快速进入高铁、地铁等智能轨道交通领域,在华启智能现有产品的基础上,把多年积累的视频结构化、智能识别、多维度视频计算存储资源管理等核心技术及经验,快速复制到轨道交通行业,更好地满足轨道交通行业客户需求。

或许,出让华启智能并不影响东方网力的未来战略,但对净利润的影响是巨大的。

2019年3月,华启智能的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已完成,处置华启智能带来净利润5630.27万元,东方网力得以盈利3330.72万元。

募投项目已经凉凉?

自从2014年1月IPO募集资金7.34亿元之后,东方网力频频再融资。2015年11月通过发行股份募资8.93亿元(其中股份支付4.37亿元+配套募集资金4.56亿元),2016年11月,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1.27亿元。2017年还计划继续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后因未达成一致意见而终止。

而最近一次(2016年)募集资金11.27亿元时,公司曾预计募投项目效益非常可观。主要投资项目是视频大数据及智能终端产业化项目,投入8.77亿元、补充流动资金2.5亿元。

视频大数据及智能终端产业化项目投资预算总额为14.23亿元,其中8.77亿元使用本次募集资金投入,其余由公司自筹资金投入,项目投资概况如下:本项目建设期一年,达产期三年,建设完成后第一年释放产能35%,第二年释放产能70%,第三年实现达产。本项目达产后,预计每年可实现营业收入11.91亿元, 增加净利润2.41亿元。

截至2019年6月30日,补充流动资金早已超额完成任务,而视频大数据及智能终端产业化项目进展缓慢,累计投入3.49亿元,投资进度39.08%。

从募集资金到位至2019年6月30日,已经过去了32个月,为何募投项目还没有完工?而2019年半年报显示,项目可行性未发生重大变化。

大股东“甩手”国资委

2019年4月,东方网力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刘光先生、蒋宗文先生分别与川投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原四川省川投信息产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川投信产”)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刘光先生与川投信产签署了《表决权委托协议》。由此,公司控股股东已变更为川投信产,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四川省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以12.53元/股的转让价格计算,刘光先生进账6.81亿元。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

(责任编辑:马先震)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s://topbags-jp.com